热门标签
网络日志
发布于:2011-2-1 11:19
我是如何荒廢大學生活的 v3.17 補丁

v3.16 貌似由於關鍵詞的關係,到現在還處於審核狀態。

最近氣溫又有些起伏,以至於我又有了點傷風感冒的症狀,隱隱約約的頭痛持續了兩天,昨天下午總算是感覺輕鬆了些。

所以有人叫我週一出來桌遊我也很乾脆的拒絕了,連續兩天在外我估計這把骨頭是吃不消的了。

所以有推理能力的童鞋就會知道我要么週日要么週二出了門,然而今天就是週二,所以有進一步的推理能力的童鞋就會發現,我在週日出了門。

出門看發哥,看學弟發哥。

 

小胖跟我講市光路的時候我覺得有點耳熟,原來 726 路經過這條路。要是沒有 726 路,恐怕我就不得不先坐 3 號線往南跑,再坐 8 號線往北跑了。回來的時候在五角場我也很輕易地坐上了 713 路,直接到了小區門口。這才發現我家附近公交線路還是比較四通八達的。

谷歌地圖告訴我說要 37 分鐘,於是我在 10 分之前出了門,結果在 40 分之後下了車,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小胖居然會比說好的時間提前到,結果我們兩個在地鐵口等到了小丁,接著就打電話讓發哥來接我們。

發哥來接我們耗時 20 分鐘左右,也就是說我們跟著他一起再走到他家也花了 20 分鐘左右。

 

發哥所謂的玻璃的牆壁確實可以透光,不過不甚清楚,勉強看得出個人影,要在這個距離分辨發哥電腦屏幕上的黃圖還是困難了些,我覺得這道移門可以配一副專用眼鏡,可以將透過玻璃折射的光線復原,這樣一定賣的很好。

發哥在路上就說要給我們看獎狀,一問原來牆上掛著的用夾子夾住的一刀紙便是獎狀了。(通常一刀這個量詞是形容草紙的吧,哦,還有形容老師的……好一刀,確實好,至少沒讓我掛科)剛拿起發哥就忙不迭地提醒說第一張不要亂動,一看原來第一章已經支離破碎,是比破碎的藏寶圖還要破碎,幾乎如同亞歷山大圖書館燒毀中殘留下的書記碎片,但價值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發哥的獎狀讓我們從新認識了眼前的少年。書法、田徑、中國象棋、優秀學員,發哥的形象越發高大了起來,但放下獎狀回頭看的時候,卻還是只能看到一個散發著“二”的氣息的墮落大學生。

每個人都有一段歷史,但那也只是歷史罷了。

我們還看了發哥小時候的照片,“二”的氣質銳不可擋,讓他從高中合照的上百人中脫穎而出。

進行了這些慣常項目後,我們開始考慮該做些什麼。討論的結果是看發哥打 DotA……

發哥用了一盤神靈武士和電棍,無一例外地被草割。

勇氣可嘉。

 

打 DotA 的時候,God Zhou 打電話來,據小胖接電話的反應來看,貌似是已經到了 8 號線的終點站,可惜不是市光路,而是航天博物館。

上次我看某博文說坐 8 號線到航天博物館,結果發現航天博物館還沒有開門,不知道現在航天博物館開門了沒有。

於是 God Zhou 放棄了來發哥家裡探望的計劃,直接說到外面去玩。商議片刻依然是五角場。

於是到了第二盤 DotA,God Zhou 說他已經到了四平路,於是發哥果斷地 Alt Q Q 拋棄了素不相識的四名隊友。

出門的時候小胖突然說手錶忘記了,結果發哥屁顛屁顛地跑回去後,小胖又從口袋裡摸出了一塊手錶,結果發哥又屁顛屁顛地跑了回來。

可憐一個被探望的病人如此奔波了。

 

乘車到了車站,發現了一個看上去像是 God Zhou 的人,他貌似沒有發現我們,於是我們成功地繞到了他的後面,但小胖不明就裡,在我們成功繞後時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看到了 God Zhou,一聲殷切的呼喚懷了我們三人大計。

發哥帶我們熟門熟路地找到了一家專業桌遊店,叫做“藏寶海灣”來著的,可惜正值週日,每人 36 現大洋,後來幸好有 wjj 帶了學生證,成了每人 30。

我不知道 wjj 是怎麼找到這裡的,發哥熟門熟路地知道是“找到一個往上的樓梯”,如果能根據這條線索找到這裡實屬不易了。

玩的時間不久,因為到的時候已經是午後,只玩了一把 Uno、兩把 Life boat(大概是這名兒吧……)和兩把 Scotland Yard。

Life boat 著實詭異,我的兩把都極其相似。都一開始在船尾,love 和 hate 的都是同樣的兩個玩家,都在一開始就裝備了遮陽傘和小刀,都在最後一回合摸到了信號槍,

而 Scotland Yard 是個很有些策略的遊戲,而且很專業,還專門有個鴨舌帽,給壞人戴,避免好人通過眼神看出壞人的位置。第一局小胖被一致指名為壞人,於是他在深思熟慮考慮再三憂心忡忡四回合後被抓個正著。而第二局的壞人是 wjj,顯然和小胖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了,在用上了 mask(我突然想起來這個 Scotland Yard 還是 mask edition 的)和 2x 以後掙扎了十多個回合居然被小胖撞上了。

這個遊戲好人如果有一張紙,記錄下所有的可能,一個個排除的話,基本上壞人是無路可逃的。這個遊戲定數較大,隨機性很小。

 

由於發哥對飲食的嚴格要求(她媽媽在他出門前反复強調了“外頭的東西不要吃哦~”),只得我們五個人在外覓食。最後選擇了羊蝎子。

回家之前被 wjj 拖著陪他去買褲子,最後自然是沒有買,然後還去了湯姆熊。

這是我第二次去湯姆熊,第一次是和小胖等人一起的,只記得小胖玩了太鼓達人和那個測錘下去的力量的機器,也記得小胖一錘子下去把自己的眼睛錘飛了。

我本能地拒絕這樣的遊戲,因為在這種嘈雜的環境下這種遊戲容易讓人投入進去,於是會失去所有的防備。我想這大概是這裡除了帶著小孩的父母之外最多的就是一對對戀人的原因了。

但我還是經不住 wjj 的盛情象徵性地一起玩了兩個遊戲,但因為我並不是很投入,就好比跟我打乒乓的人都抱憾終生一樣,我覺得跟我玩過這些遊戲的人也會抱憾終生。

 

本來還想談談已經全數出爐了的上學期的成績以及去年末在去華二的事情的,但已經寫多了,而且已經進入了午飯時間,還是去煮泡麵吧。

【阅读 16709】 【评论 1】
评分统计
评论
【1楼】回复: 我是如何荒廢大學生活的 v3.17 補丁
我很久很久没有来了。发现在这里开的,只有你还在写了。
发布者 轩雨星晴  -  2011-2-1 5:40
发布评论
login
名称:
密码:(游客无须)
您的网络日志 URL(可选):
标题:
评论
验证码:
换一个


  
  Sign in    
添加表情